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阳光总在风雨后的博客

风雨之后,无所谓拥有,只要世界更美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随笔:记忆中的幼儿园  

2014-01-03 22:33:16|  分类: 人生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记忆中的幼儿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山东省莱州市金城镇中心幼儿园   吕桂娟

每天看着孩子们象小鸟一样的飞来飞去,听着他们的叽叽喳喳,有时便会设想着多年以后,我们的幼儿园,我们这些老师,会在孩子们的记忆中留有怎样的印记呢?于是,尘封在记忆深处的那些片段便被搅动开来。

记得那时不叫幼儿园,而是幼儿队,相当于现在的学前班,幼儿队设在小学校园的东南角,三间南厢房,朝北开门,用的是长条桌子,桌子一条边上就能排着坐5、6个孩子,自己带的小板凳。屋子东北角放一张大床,中午去的早可以午睡。

在幼儿队,我第一次见到了长着大大眼睛,留着两条长长的大辫子的老师, 她会吼我们,当然她也会读好多好多的小人书。

在幼儿队,我第一次听到老师讲的小人书是《晁错削藩》,我却怎么听怎么是我们莱州方言的“炒错雪饭”,故事内容没记住,但故事名字却记得特牢固,回家问妈妈,雪饭怎么能炒错?妈妈说我满脑子胡思乱想,去问爸爸,才知道晁错是个大臣云云,自然还是听不明白,直到多年以后,偶尔发现了当年的那本小人书,才真正知道了《晁错削藩》是怎么回事。这就是当年的那本小人书(没想到还真在网上找到了当年的版本,封面一模一样。)

记忆中的幼儿园 - 阳光总在风雨后 - 阳光总在风雨后的博客

 

在幼儿队,我第一次知道了中药可以治病,大队有药材队,种了很多药材,收获板蓝根的时候,就会送一些药根子给学校伙房,于是我们就跟着喝那些怪味的汤水,问了老师,才知道那些根子叫板蓝根,是中药材,可以预防感冒的。回家又找爸爸求证(之前只知道爸爸领着药材队的人干活,至于其他一概不知,何况爸爸也不屑跟我这小屁孩讲中草药的),爸爸拿了一本《山东中草药种植》给我,告诉我,里面记了好多能治病的中药材,我自然还是看不懂的,但却从此迷上了那本画着许多花草、果实的药材书,有事没事会拿出来翻翻,照着画上几笔。直到后来能看懂了,也就这样捎带着认识了一些中草药,以至于当孩子们问我,“老师,草坪边上开的这些漂亮的紫花是什么?”我会很从容地回答孩子,“它叫紫花地丁,如果你被虫子咬了,或被挤了、扭了,又肿又疼的时候,把这种紫花地丁捣烂了贴上很快就会好的。”以至于一段时间,孩子们也迷上了身边的中草药。这就是我们身边的中草药——紫花地丁。

记忆中的幼儿园 - 阳光总在风雨后 - 阳光总在风雨后的博客记忆中的幼儿园 - 阳光总在风雨后 - 阳光总在风雨后的博客

 

记忆中的幼儿园 - 阳光总在风雨后 - 阳光总在风雨后的博客记忆中的幼儿园 - 阳光总在风雨后 - 阳光总在风雨后的博客

在幼儿队,我第一次跟着老师去捡麦穗,虽然收获不是太多,但伙房的爷爷给我们煮的麦仁儿加糖,却让我回味至今,那可是纯正的童年的味道。

在幼儿队,我第一次进行了人体探索,探究为什么别人破鼻子流血,而我没破过,于是,就用麦秸草伸进鼻子里扎了一下,这是我人生记忆中的第一次破鼻子流血,怎么样,够傻气吧。

也是在幼儿队,我第一次体验了死亡的感觉,就是源于那张床,那次我从床上掉下来,正好被小板凳磕着肋骨,憋了半天没喘上气来,当时就觉得自己可能要死了,不过终究没有死哈。

那么多的第一次,深深定格在童年的记忆里,或喜或悲,或好或坏,当你回首时,它便都成了那依稀的美丽,那美丽来自遥远的幼儿队。于是,我便畅想着,多年以后,在孩子们的记忆中也留下一个遥远、美丽、多彩的童年,而不仅仅是几道算术题,几个拼音的苍白记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